今日时评网

首页?>?历史 > 正文

美人与花,古人心中的“美人”是什么样?

时间:2019-05-24 来源:

“天凉了,把秋裤穿上”、“工作再忙,也要注意身体”、“别买太贵,妈妈嫌贵”……母亲作为最伟大的人,为子女付出的实在是太多,可以说人的一生唯一不变的就是母爱。

昨天是母亲节,你有给亲爱的母亲送花吗?康乃馨、百合、芍药、向日葵、剑兰都是现代人流行送给母亲的花。

但你知道古人是怎样用花指代母亲吗?古人将萱草命名为“忘忧草”,作为“母亲花”送予母亲,以求母亲乐以忘忧。


今朝风日好,堂前萱草花。持杯为母寿,所喜无喧哗。——王冕


不只用“萱草”指代母性之美,古人很早就将花草美和女性美联系起来,用花草来指代美人、女性的例子多不胜数。

而对于女性之美,古人也有不同的见解、不仅要求外貌之美、还要求品德高尚。还以此为标准创作了“花言”─《诗经》、“巧语”─《论语》,尽情赞扬女性美。

《诗经》中对女性美的描写

《诗经》主要侧重于对女性美的描写,其手法多种多样,有直接描写女性容貌神态之美的诗句,还有通过描写品德、环境来烘托女性美的内容。《诗经》也是最早对女性美描写生动完善的着作,具有极其重要的美学意义。

微信截图_20190524151851.png


其中描写女性容貌与神态的词有“清扬”、“窈窕”、“佳人”等。还有一些诗句如“美人之贻”(《邶风·静女》),“美目盼兮”(《卫风·硕人》),“有美一个”(《郑风·野有蔓草》,“静女其姝”,“静女其娈”(《邶风·静女》)“清扬宛兮,宛如清扬”(鄘《风·君子偕老》),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(《周南·关雎》)等等。


同时《诗经》也开创了以花比喻女子的先河。有以花比喻女子容貌的,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,之子于归,宜齐室家”(《周南·桃夭》)以桃花来描绘了一个娇艳无比的新婚女子的形象,并给我们展示出女子出嫁的喜悦心情。同样的还有,“何彼秾矣,唐棣之华,······何彼秾矣,华如桃李”(《召南·何彼秾矣》)视尔如荍,贻我握椒(《诗·陈风·东门之枌》)


以花隐喻美人品格的,山有扶苏、隰有荷华(《郑风·山有扶苏》)此诗用女子第一人称为角度,用荷华自喻,表达自己品性的纯洁。


以花表达女子情感的,“溱与洧,方涣涣兮。士与女,方秉蕳兮。······维士与女,伊其将谑,赠之以勺药”(《郑风·溱洧》)用赠送香草来表达女子对恋人的情感。同样的还有“终朝采绿,不盈一匊······五日为期,六日不詹”(《小雅·采绿》)


诸多此类,不胜枚举。《诗经》中对女性美的描摹极其全面,它浓缩了先秦时代对女性美认识和发展的全部过程,也推动和启迪了后世文人对女性美的关注,后代中国仕女画以“美人如花”的主题反复演绎了上千年。

微信截图_20190524151949.png

《论语》中对女性美的描写

而作为同时代经典巨着的《论语》,对于“美”的描写就不仅局限于外貌了,其对于“美”的要求已经涉及到了品德,而对于论语里的美的要求是“尽善尽美”。这个概念是孔子在《论语·八佾》中提出的,“美”是对艺术的审美评价和要求,“善”是对艺术的社会作用和伦理道德方面的规范和要求。


《论语·雍也》中有一段有趣的记载:“子见南子,子路不说。夫子矢之曰:‘予所否者,天厌之,天厌之!’”这讲的是孔子与卫灵公美女夫人南子的一次会面。南子以美貌着称,但德行有失,与很多人有男女关系,孔子认为她外貌是美,但德行有失,在孔子的定义里,她是算不得“美”的。


《论语》中的尽善尽美说,充分认识到了善的自身特性和存在价值,善是美的基础、内容和目的,因而对美具有决定性的作用。

《论语》中强调的是美和艺术的道德与社会作用,形成“善与美”的统一和“善主美从”的思想,奠定了中国美学史上美善关系的基调。


微信截图_20190524152051.png

然而不管是《诗经》还是《论语》,都可以看出人类对于美的探索和审“美”的标准开始向道德品德的相关方向转变,从面容之美到尽善尽美,无一不是古人对美的追求,不断自我完善的过程。

?

精华推荐
财经抢先
汽车图片